阅读历史 |

第 74 章 收尸吗?(1 / 2)

加入书签

——————

希尔.戈顿对ABO404这个编号名字并不了解,甚至第一次见。

是他手头没有情报机构吗?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只能说明他的情报机构略过了谈瑟近期所在的林城跟魔都。

真很奇怪,Z国强大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基本上是世界顶尖,跟依旧拖拉着一群狗腿子折腾幺蛾子的某老对手偶尔交手从未败绩,全世界都在观望它的动向

作为利用资本而四处钻洞经营的老牌奸商,希尔这种人不可能略过对Z国的情报收集,何况是世界脉络集中点魔都。

何必在情报点上如此规避?

除非,他自己反而是魔都规避的不欢迎人员,情报失利,且被针对报复甚至警告过,他不敢再冒犯,所以在这一块缺了信息。

于是不知谈瑟此人。

这还真是一种历史原因,而且情报人员全部撤出的节点还在——他竞争戈顿家族继承权彻底失败,还招了上位者厌恶,这个结果导致了各方势力撒开人手跟顾忌直接大肆攻击,最后导致他在Z国的几个核心大城市的情报基本功亏一篑,未免核心人员被抓拷问出不利于自己的信息,他也只能勒令撤退。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结果。

“这个人是什么东西?”他这么问曾经从哈佛高薪聘请来的人才特助。

在他问之前,其实也对谈瑟不了解的精英特助波澜不惊总结了从飞快扫过的弹幕暴露信息中收集成果。

他提了大概。

眼瞎,被老男人背刺,美强惨,突然崛起,开天辟地,手段复杂且有效,为人优雅但高深莫测,善于设计局面以及驾驭人心。

希尔的暴怒跟傲慢在此刻冷却,因为他可以张狂,但对强者素来很谨慎——这是被同族的那个后辈女子吊打后的惨烈经历。

经验告诉他,女人,尤其是年轻且强大从名利场杀出成为胜者的女人,心志一定远比男人强悍。

这个谈瑟,也很强悍。

“这么说来她很危险,琴晟,我听说过,是一只老狐狸,这么快就落入她的手里....”

希尔一时不知在想什么,但眼神跟表情变化让聪明且敏锐的特助捕捉到了。

“您是否在想一个这么行事这么冷静擅布局的女人为什么突然主动攻击您,这不符合她的作风,尤其是她现在已经对琴家开战,且因为韦恩家族也有人在副本里,她肯定已经知道了琴家跟韦恩家的合作关系,等于她要双线作战,没道理再拉您下水。”

希尔冷眼看着前方,因为高了南希一辈,年纪也有四十上下,比琴晟小,比周柰这些人大,算是欧美人嘴里厌恶又戏称的那些“老公子。”

不过不得不说,欧洲人的基因后代成果的确好,世代结合改良,不分好坏优劣,皮相总是有的。

希尔这个老公子现在就带着几分精明的戏谑,“看来她是想主动谋划我,用他们Z国

的谋略就是黑吃黑。”

特助:“你打算上钩?”

希尔:“你看弹幕上这些人,有多少是希望我跟她打起来的,尤其是那些认出她,知道她厉害的那些人,主动投递关于我的信息,就是在拱火,尤其是04副本区的,我跟她相争,其他人必然得利——既然明知道这些人跟那个女人的盘算,你觉得我会上钩吗?”

特助:“会。”

希尔挑眉。

特助微笑补充,或者说解释:“希尔先生你一开始发那个弹幕,就是不怕把水搅浑,也不怕高调惹祸,你要的是用最短的时间引来更多的鱼,而引来鱼,是需要点灯光照的,肯定有风险在。”

“现在,她就像是主动上钩的肥鱼,还引来其他杂鱼,也挺好。”

希尔:“黑吃黑是一回事,打网捞鱼是另一回事。”

“我希尔,从来都喜欢用最低的价格买最值钱的东西,利益最大化。”

他看着的地方,特助也看过去了,正看到已经一天一夜都在不断劳作而身心俱疲仿佛旧社会奴隶的那些玩家。

十年游戏初期,这些号称人权自由灯塔照耀的权贵们都还秉持着表面优雅,不肯暴露狰狞本质,但后来随着副本难度更狰狞跟生死威胁,以及这些权贵骨子里对利益最大化的病态追逐,奴隶,这种早已被摒弃甚至定为违法的存在终于再次存在。

汗水混杂着沙子粘在皮肤上,因为炙烤而带温度,因为有温度,而再次炭烤皮肤。

鞋子在冒烟,但黎明阳光一直在。

怎么办呢?

这就是真实的世界。

特助对此视若无睹,因为长期以来多少副本多少人如此遭遇,最终利益终将分流一部分到他账户。

所以,他哪有什么错?有错的是这个游戏。

“那么,希尔先生你得做好更高难度的部署——虽然这些人有心拱火,推动你们相斗,但他们都集体对这个女子着重描述她的谋划能力跟在建筑区块上的天赋技术,没有一个提及她最重要的一件事。”

希尔:“武力。”

“对,这里反向说明她的个人战力很强。”

停顿了下,特助想到了南希.戈顿。

戈顿这么古老的欧美权贵家族,财富跟权力的世界构造如同世人认知的帝国,帝国内战,继承权之争,最惨的还是陪太子皇子读书的那群人。

幕僚者,祭天,死伤遍地。

他能没事,是因为他入伙希尔这边在那一场战争结束之后,但在加入之前,他也是细心收集过情报的,唯恐被这场战争后遗症牵连。

后来发现南希公爵这人自持风度,并没有秋后算账,不过,因为情报的详细,他也知道她在副本降临的十年前就已经擅各种格斗跟枪械,甚至毕业于军校。

这类人....很可怕。

不过他还是在下意识要提到南希跟谈瑟的时候,闭嘴了。

首先是两人社会地位差距依旧巨大。

其次是南希公爵绝对是希尔的禁忌。

他不该冒犯自己的老板。

不过,这件事很重要,黑吃黑或者撒网一锅端也得考虑自身能力,别是阴沟栽跟斗。

改了个口风,特助继续道:“这些人敢拱火,就是不认为您现在手头的武力可以轻松成功拿下她还侵吞其在游戏内的资源,那至少得按照咱们现在手头武力的80%量度计算,如果算上攻的难度高于防的难度,那....您至少还得招揽20个手头拥有枪械或者近身格斗武力极强的人员,再不然就得是伦敦区排行前五的镖客帮忙猎杀。”

“用最短的时间拿下她,才有可能还有能力缓迟对付那些想要埋伏当收割者的人。”

希尔被他这么一说,倒也冷静反思了下,后眯起眼。

“短时内做不到,长时间的话,她也未必会给我时间,那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要么联系丹顿.韦恩,跟他联手,要么联系别人....等等,有了。”

特助随着希尔所指,瞧见了排行榜后面的名字。

11,弦风庭。

12,曹凭澜。

这个副本很特别,开局道具禁闭,枪械无法购买使用,那如果要一下子得到20个枪手,就得是跟一开始就靠追风者捕捉到这个副本继而有所准备的那些资本大鳄联手。

希尔盯上了04副本区的其他团伙头目——比如曹凭澜这个颠人,他的底子很深,希尔很看得上他,主要听说这人没什么道德观念,应该不会跟Z国那些人一样排斥自己,还有弦风庭,虽然不是正统继承人,但因为自身足够出息,弦家对他也很看重,后者手头一定有资本。

所以,他的撒网合伙人来了。

他们知道这俩人跟谈瑟或者谈瑟手下人的关系吗?

当然不知道。

但,弦家跟曹家都是他母亲那边家族的合作方,多少有点交情在。

这是多显赫的家世?

东边不亮西边亮,遍地是结脉的豪门交情。

希尔:“我的父亲家族荣耀被一个女人侵占,还好,我的母亲家族给了我人脉的支撑。”

“我也不是一无所有,是吧,里尔。”

特助里尔忽然就不那么冷静理智了,嘴角下压。

“先生,你的父族给你分配的遗产也有10亿美金。”

希尔浑然没听出里尔的情绪,说:“是啊,所以我说它很少,我的母亲,可是给了我100亿美金。”

然后他沉着脸,陷入对南希的怨憎跟咒骂状态中。

里尔脑子嗡嗡嗡,全凭智商硬控情商,只是保持礼貌的微笑。

打工人的教养。

——————

再烦躁再吐槽,里尔也利用高价购买的卫星通讯设备在沙漠中定位到了出现在榜单上的两个目标人物。

他很直接,简明扼要联系了对方。

他猜想,作为各自家族的核心成员,他们都是配备这种高级道

具的,随身携带,这次进副本也大概率戴着,所以应该能接收到他的信息。

——————

04副本区。

弦风镜其实是有点卧槽的,他本人是真不在伦敦,还在魔都呢,但他倒霉啊,刚好去哪个商圈附近办事,接了一个项目委托。

之前提了,那个地方挨着顶级富豪区,也包括琴家的庄园。

他是没赶上伦敦区的副本天幕,但赶上了某个黑心肝夫人的人为副本天幕啊。

一波传送,一波带走。

好家伙。

他进来了。

热,控温道具,他刚好没戴,因为律所之人,常年西装领带打扮,为了彰显身份,他没戴那个不太好看的控温腕表,从而选择了对方家里产业麾下的名表。

饿,这没办法,谁家大律师老板扛着一包干粮谈合同?

自然,武器也是没带的,也没带下属。

首先因为高热导致的体弱,没带武器带来的武力弱势,没带下属导致凡事都得亲力亲为,最后就是饥饿。

他不得不暂时攀附一些有些关联且认识的人减少自身输出,获得有效生存空间。

于是接到信息的时候,他看向对面。

对面那个英俊狂野冷酷有点颠的年轻强壮汉子正在用刀子削木头做长弓,对于这条信息,他停下了手头动作,似乎在思索。

“曹公子,你觉得怎么样?”

消费禁闭的开启,给了弦风庭舒适一些的生存空间,总算鸟枪换炮,但他对曹凭澜这种天然拥有超强武力的颠人有点敬畏之心。

也是在试探他的态度。

曹凭澜看了他一眼。

“你我是偶然被拽进来的,毫无准备,你敢说自己有底子跟希尔.戈顿合作?还是你想先过去跟他谈判合作内容?”

“带着你敢消费完拿到的资源。”

弦风庭皱眉,但他毕竟也是大律师,有点思维在。

“你的意思是希尔一旦看出我们两个没有带人手,他会立即杀我们占资源?”

曹凭澜:“是你,不是我。”

“杀你,对他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代价。”

“你还指望弦家给你报仇吗?”

这颠人说话真特么恶毒啊。

弦风庭也是有脾气的,年纪也大一些,却被这么羞辱,暗骂这狗东西一天天的也没正经事做,到处冒险,调和跳楼上活火山烧烤,不就是仗着家世比我好,牛气什么?!

可是律师出身嘛。

主打一个忍。

“可是你也没有下属,难道还指望一个人打他们一群?曹公子的战力如此强横,何不一个人单枪匹马去杀谈瑟?”

好好好。

大律师也懂得精准攻击人家的黑历史。

他没试过吗?

试过了,被嘎掉了。

曹凭澜却是意外没生气,只是幽幽扫他一眼,那带着一点危险风情又显凉

薄的凤眼上挑。

“我可没说要去见希尔。”

弦风庭:“但,我们总得找一个路子攻略文明点吧。”

曹凭澜没说话,信息了回绝了里尔,但举起削好的箭头,对准了远处。

做瞄准射杀状。

弦风庭觉得此刻自己有点看不懂这个颠人的心思,猜测不是自己智商不够,只是因为神经病的思想太神经了。

正常人可猜不到。

可是这个机会....真的很难得。

如果成功,他可以越过家族,直接跟希尔对上话——希尔虽然是戈顿家族的驱逐者,但毕竟还带着它的姓氏,何况对方母族那边可是依旧强大辉煌,在欧美影响力非凡,自己混司法,以司法被欧美体系影响的力度,他如果要开辟业务....有对方那边背书,可以让自己的事业更上一台阶。

最重要的是,家族的底子五分在商业,五分在司法,他的堂兄虽然掌握了继承权,被默认继承家族,但,他在司法上比较薄弱,近些年还在扶持这一块的接管人,比如那个小堂妹。

这是让自己心里最不舒服的地方。

所以....

弦风庭:“曹公子,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听你的,反正咱们现在也有居住条件,有底子,得亏是曹公子你以前在中级稀有的怪谈副本里面得到过这类稀有奖励,具有时效性的可移动砖瓦房,让我们不至于像之前那样风餐露宿,不必那么着急冒险。”

他看着特别真诚,好像在对着离婚案互相辱骂抖老底的双方当事人说:“有话坐下来好好说,我知道你们还是有感情的....”

然后两个小时后,趁着彼此出去狩猎藏羚羊,弦风庭开车疾驰,然后...带着那个可移动的道具房子,跑了!

他跑路了!

真是好大一个大律师呢,带着人家的房子跑了。

曹凭澜看着疾驰远离只看见黑点的车子,握紧长弓,面无表情。

——————

青天白日的,好大的房子啊。

↑返回顶部↑
精品御宅屋m.yuzhaiwu.vip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