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 65 章 Chapter 65(1 / 2)

加入书签

水光闪烁,顶层总统套房的独立泳池。

虞清雨游过一轮,懒懒地靠在泳池边翻看着谢柏珊发来的消息。

谢柏珊:【嫂子,我哥过生日,你准备送什么礼物?】

湿发披在肩上,虞清雨擦去额角淌下的水珠,擦了擦手,才回复她的消息。

虞清雨:【不确定,还没想好。】

谢柏珊:【那你去年送的什么?】

去年的时候。

她不是特别想回忆,去年谢柏彦过生日的时候,她还在京城里躲清闲。

虽然早就从各种证件资料上得知那是他的生日,虞清雨也不是很想做一点表示。更况且,谢柏彦似乎并没有什么举办生日聚会的准备,更省得她清闲。

虞清雨记得很清楚,那日她早早起床,从藏品室里寻了件什么古董,让陈姨包裹好。她甚至做好了两手打算,若是谢柏彦半路给她发消息,那她就赶最快的航班去港城给他庆生。

毕竟是备受瞩目的新婚夫妇,总要面子上过得去。

当然若是他不提生日的事情,那她就差人将古董当做生日礼物给他送过去。

也算是成全了面子。

谁成想,当天谢柏彦根本没提过他的生日,甚至连一条消息都没给她发过。古董被她原封不动又拆了包装,送回了藏品室。

虽然最后她那些古董藏品还是搬来了港城,但意义到底是不一样的。

如今这会儿再思索谢柏彦的生日礼物,虞清雨也没什么头绪。

脚尖拨动着水波,实在想不到什么特别的新意,谢柏彦和她一样,更是什么都不缺。

虞清雨:【你哥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或者什么兴趣爱好吗?】

谢柏珊:【跑车,手表吧。还有那种高新科技产品。】

“跑车,手表……”虞清雨小声念叨着,普通的跑车和手表对于谢柏彦也没有什么送的必要,若是限量版的或是珍稀版的,就算预定也要等一阵子。

大概来不及了。

还没等她想好,聊天框里传过来的下一句已经将这条路堵死。

谢柏珊:【不过,我哥对于这些东西应该都收集得差不多了。】

虞清雨倒吸一口气,无奈地揉了揉眉尖。

也是,她仔细观察过他衣帽间里那一整面墙的表盒。稀有款,古董款,大概只有她想不到,没有谢柏彦收集不到的。

至于车库里的跑车轿车,更是不需要细数。

谢柏珊:【我想到了,我哥以前也送我妈我爸什么翡翠宝石什么的,嫂子要不你瞅瞅这个吧。】

这个难度倒是小了很多,虞清雨正和交好的收藏经理人聊着生日礼物,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悠然男声,差点让她的手机落入泳池中。

“泡在泳池里还没忘记玩手机。”款款走来的男人,金丝镜框还没来得及摘下,衬衫笔挺,袖口微微挽起,一派风度翩翩。

虞清雨匆

忙结束对话,把手机放到一边,身体埋入水中,一个轻飘飘地晃动,像一尾小鱼很快滑到了泳池对岸。()

她扬着头望向正在靠近的男人:“你突然出现吓死我了,手机差点都掉下水了。”

?本作者鹿宜提醒您《港色雨夜》第一时间在.?更新最新章节,记住[()]?『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谢柏彦半蹲下/身,凝着她素净的小脸,点了点她湿漉漉的额头:“做什么亏心事了被吓成这样?”

荡漾在泳池里的女人,一身红色连体泳衣,剪裁合宜的布料在腰上剪出利落的造型,露出一截窈窕的曲线。

大胆又不失脱俗的泳衣。

谢柏彦真的很了解她,虞清雨干笑了两声,扯了扯他的袖口,将干净的白色衬衫上沾染上水渍。

歪了歪头:“我那这不是在等你吗?”

说好陪她一起游泳的,结果她都游了几个来回了,才见他姗姗来迟。

忍不住又扯了扯他的袖口,莞尔笑起:“没有你,我寸步难行。”

“看起来和珊珊聊得很开心,你都要唱起歌来了。”谢柏彦漫不经心地摇摇头,由着她的小动作将自己的衬衣弄湿。

虞清雨见他纵容,扬起手,又泼了点水,湿意在衬衣上蔓延,将很多细节明晰。

比如沟壑分明的肌理,还有上下滚动的喉结。

“也就一般般开心吧。”虞清雨嘴角上扬,带起一点昳丽的笑容,“出来度假挺开心的,老公不在身边也挺开心的。”

“虞清雨。”暗暗压低的声音,隐含几分警告。

虞清雨耸耸肩,手臂扶着池壁,身体慢慢向下迈入水中,只露出一张清透动人的小脸。

偏偏还是那副楚楚无辜的模样:“没办法的呀,我老公太忙了,我总得自己找点乐子吧,可惜你不让我去下面的泳池游泳。”

她向外瞥了一眼,酒店水上中心的泳池就热闹很多。

鼓了鼓唇:“合理怀疑你是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完美身材,才不让我去的。”

常年锻炼,瑜伽塑型,饮食清淡,虞清雨的身材确实保持得很好。

不是那种干瘦的类型,隐隐露出一点线条的美感。

谢柏彦似有似无地点点头,透过波光粼粼的水纹望过一眼,薄唇染上一点薄凉的笑痕:“确实很不错。”

“可惜了,只有我一个人欣赏。”

虞清雨拧紧眉梢,听着他这话有些奇怪,轻哼一声:“你也可以不欣赏,非礼勿视懂吗?谢先生这么绅士的人,我以为是会把这四个字刻入骨血的。”

尤其是他们现在这副样子,她一身清凉,而谢柏彦衣冠楚楚,倒好像她在将高高在上的谢总从神坛上拉下来一般。

这般想着,虞清雨美眸流转,漾起星点莹光,挑出一抹明艳的灼热笑意。

接收到虞清雨刻意的诱/惑,影绰的笑痕漫上清隽面庞,谢柏彦长舒了口气,冷峻的下颌线柔和了许多:“谢太太,知道什么叫做路远难返吗?”

虞清雨眯了眯眼,有些不懂他的用意。

“亲密关系一旦突破,很难再

() 回到非礼勿视的关系。()”低回的声线绕着她的耳廓,将他的气息席卷而来,“bb,我是堂堂正正欣赏的。?()?『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虞清雨毫无防备地撞进他的包围圈里。

一点危险感缓缓漫上。

谢柏彦也同样向外望了一眼,楼下拥挤的泳池喧闹嚷嚷。

他收回视线,清健手腕拨动了下身前的泳池,水色清澈见底,甚至可以看清她脚趾上染上的红色指甲油。

“下面是公众泳池,不干净。”

虞清雨接受了他的解释,但还是忍不住嘀咕:“我真的怀疑,你有洁癖。”

闻言,一点淡笑映上他嶙峋俊美的五官,偏冷的气质被温润的笑容冲淡了许多。

谢柏彦从善如流地应声:“确实想把我的身材完美的谢太太藏起来。”

“不过确实水不干净。”

虞清雨忍不住笑,心里已经将他的两句话颠倒过来。

总觉得闻到了点隐隐约约的酸。

看破不说破。

虞清雨又在泳池里游了一个来回,脑袋探出水面,视线眺向岸边还半蹲着的男人。

指尖带过去一点水,泼在他面上:“你不下来游吗?”

“你先玩。”谢柏彦眉宇间似乎凝着一点浓云,似乎还对刚刚的公事烦躁。

他最近似乎很忙,抽空回复的邮件,还有清晨早起的开会。

“出来度假,还没忘记你的工作呢?”虞清雨也有些心疼他过于疲累,故意说道,“看来不到世界末日,我是没办法排到你的工作前面的。”

谢柏彦眉尖郁气散了许多,漫不经心地低叹:“谢太太的角度还挺刁钻的,是又想怡情了?”

指腹戳了戳他挺翘秀气的鼻尖。

谁要和他怡情。

最后没什么好下场都是她。

眼波微转,漾起一丝渺渺情意,扯着他的领带,将人拉下,微一仰头,是在他唇上落下的一个轻吻。

“不想跟你怡情。”娇声在抽离的偷吻中响起。

只是还没来得及脱离他的包围圈,已经有铺天盖地的网将她笼罩。

“晚了。”深眸中蕴着些秘而不宣的情绪。

他知道她懂。

下一秒,谢柏彦已经扯着她的手腕,将人从水里抱了出来。

“水里不干净,去屋里。”

这人好像还真的有点子洁癖。

谢柏彦的生日,虞清雨计划了几天。

旁敲侧击了一番,他不喜欢隆重的生日宴会,最后还是变成了两个人的私密空间。

一大早,谢太太已经对今天的寿星公下达了指令:“你今天过生日,所以得听我的。”

“听你的?”谢柏彦刚锻炼结束冲了个澡,一身湿意,随意地擦拭着头发。

他微微眯眼,看向正在客厅里不知忙碌着什么的虞清雨,后者掐着腰,气势足足地扬着下颚,仿佛对他的回答很不满意。

“当然听我的

() 。”几分娇矜的笑容,“谁让我的家庭地位那么高呢。”

这可是谢先生曾经说过的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了他。

于是刚刚吹干头发的谢柏彦被虞清雨催着去换衣服。

褪去西装,她给他搭了一件灰色开衫,配着她的灰色褶裙,任谁看都是情侣的模样。

虞清雨甚是满意,拎上包,冲他扬手:“我们去超市吧,我还没有和你一起逛过超市。”

谢柏彦是没想过她会是这样的安排,不过他倒是乐得配合她所有的小情调。

平时他工作繁忙,虞清雨也是五指不沾阳春水,他们很少有时间体验这种烟火气的生活。

两个人推着推车走在排排货架中,也是别样的感觉。

大概是早有准备,虞清雨拿着她写好的小纸条,在货架前挑挑拣拣,路过蛋糕区的时候,她忍不住瞥一眼他,又瞥一眼保鲜柜,宛然一笑:“巧了,居然有冰淇淋蛋糕哎。”

↑返回顶部↑
精品御宅屋m.yuzhaiwu.vip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