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 29 章(1 / 2)

加入书签

在地板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感觉被人抱了起来。

空调的温度开得有些低,她觉得冷,抱着她的这个人类身上香香的,又热乎乎,她忍不住往他怀里钻。

被抱住了。

那样的味道变得更加浓郁,让她安心的味道。

安静的夜晚。

秋天。

小猫趴在温暖的海洋里睡觉觉。

蝉已经全部死掉。

“晚上好。”

几个小时之前,五条悟曾经来过的房间。

高台之上,高层们正连夜商讨着要如何限制五条悟,以及处置他那两个问题学生。

忽然听见了木屐踩在地板上的声音。

低头看,一个长发青年推开门,慢悠悠地走了进来。

“好久不见。”

他抬起手,朝他们热情地挥了挥。

“在商量事情?呀,抱歉抱歉,这么晚还来打扰,不过稍微有点事情要处理哦。”

“夏、油杰……?!”

“你是怎么进来的?谁放你进到这里的!”

“当然是一路打进来的呀。”

就好像他们问了什么蠢问题一样,青年歪歪脑袋,笑起来。

“好啦,不会耽误你们太多时间的——速战速决。”

身后,一群咒灵出现。

袈裟的一角逐渐被鲜血染红。

惨叫声的中央。

长发青年慢悠悠地拭去脸颊上的血渍,低头看向跪在脚下求饶的高层,神情不含一丝怜悯。

“错了哦。”

他弯腰,轻轻朝他笑了笑,一脚将他踢开。

“找错求饶的对象了呢。我呀,最讨厌聒噪的人了。”

嚎叫着的脑袋被拔下来,溅出满墙的鲜血。

青年站在屠宰场的中心,平静地看着这一幕,只有在偶尔血液沾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才会厌恶地皱起眉,慢条斯理地整理袖口。

“真恶心。”

【记录——2017年9月■日

东京总监会中心议事厅

遭受诅咒师袭击。

其中25名高层死亡、16名重伤。

作案人:夏油杰

△:当夜曾向五条悟多次求援,后者整夜失联,不排除联手作案可能。】

清晨,秋天的阳光是暖色的。

雪菜慢吞吞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五条悟的怀里。

好大一只……

正低头玩着手机,一边还捏着她的手玩,表情散漫而又随意,就好像在游览什么早间趣味新闻。

有点、有点好看。

她想,她现在越来越能理解人类的审美,也知道伏黑惠长得很帅,五条悟特别特别好看了。

味道也很好闻。

雪菜忍不住埋头嗅嗅。

有的时候

,她会觉得缩在五条悟的怀抱里面好安心,因为他好大一只,可以一整个环抱住她,又很厉害,是人类世界的最强。

如果五条悟是咒灵的话该有多好呢?

雪菜忍不住地想,如果五条悟是咒灵,一定也是一个最强大的咒灵。

那样的话,他就可以把羂索捉过来,让他去解开津美纪的诅咒了。

这几天,雪菜一直都想要把全部的事情都说出来,全部告诉五条悟,让他去打败羂索。

为了津美纪,哪怕她被发现是咒灵,被祓除也没有关系。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办法说出口。

想到这里,想到自己和羂索签订的束缚,想到那个被拒绝的‘不要杀掉我’的请求,雪菜就又变得有点难过。

她把脑袋一整个钻进他的衣服里面,像是一只被标记完之后,依恋着伴侣味道的小猫。

五条悟低头看了她一眼,曲起膝盖托住她,以免她从沙发上掉下去,然后又继续看手机。

过了一会,不知道看见了什么,他轻轻“唔”了一声,接起一个电话。

“五条先生……”

一个人类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出来。

雪菜认识这个声音。

那个时候、五条悟用手指头惩罚她的时候,就是在和这个人打电话。

也是在沙发上面。

过于相似的场景让她变得有点不安,下意识想要逃跑,五条悟低头看了她一眼,轻轻捏了捏她的后颈皮。

少女露出害怕又委屈的表情,低下脑袋,一动也不敢动了。

像是奖励那样,他的手掌顺着她的后颈轻轻往上摩挲,抚摸着她的脑袋。

“人家昨晚才被总监会叫过去骂了一通,说什么我有问题,要把我隔离巴拉巴拉,怎么早上又像是催命符一样给我打电话呀?”

顿了顿,他语调拖长,膝盖把她往上面又顶了一下。

“人家会伤心的欸。”

一整个栽倒在他身上。

脸颊紧紧贴着他的脖子,感受到皮肤底下,极具力量感的脉搏。

她有点好奇地摸了摸,白发男人表情一顿,低头扫了她一眼。

“安分点哦。”

电话那头的男人还在道歉,语气焦急而又不安,雪菜不太清楚五条悟是不是在说自己,手指怂兮兮地缩了回去。

“今天……凌晨……总监会……”

零零散散听见这样的词汇,脑袋被按在他的颈窝,另外一只耳朵被捂住,什么也听不清楚了。

好久好久,久到雪菜快要嗅着这样的味道,继续睡回笼觉的时候,电话才被挂断。

她被松开,五条悟坐直,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没说话,脸上的绷带让他显得不可接近。

一种孤单感。

灵魂深处,传来一种颤栗、一种冲动。

走过去,蹲在他的面前,仰头看着他,出于刻在灵魂里面本能的一种习惯,她喊他的名字

很安静。

没有人来打扰。

关掉手机,低头看着她。

跨越了十多年的时光,她的眼睛,还和初见时一样。

记忆的最深处,这样团在地上的,小小一只的笨蛋。

也是这样仰头看着他,哭着说杰变得好可怕。

“没关系哦。”

当时那个肆意乖张,以为天底下没什么事情做不到的少年,已经被遗憾换掉了满身的骄傲。

↑返回顶部↑
精品御宅屋m.yuzhaiwu.vip

书页/目录